大发老虎机_任你博-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 秒速赛车 > 数字方志馆

湘西人物馆

发布日期:2018-02-08  来源:;  字体:[ ]


                                   
  沈从文,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十二月二十八日生于凤凰镇筸城(今沱江镇)。父名宗嗣,清将门之后,跟随天津总兵罗荣光,后任科长、军医,继在凤凰中医院供职。从文原名岳焕,笔名懋林、上官碧、窄而霉斋主人、甲辰、小兵等,苗族,兄妹9人,上有一姐一兄。
  从文4岁开始识字,6岁读私塾,民国2年(1913),进凤凰模范国民学校(今文昌阁小学)。少年时旷课看戏一天,被毛先生罚跪于校楠木树下,受“勤有功,戏无益”、“人若自侮,而后人必侮之”严责,由此牢记“自尊而后人尊”之理,检点言行,发奋读书。民国6年,参加土著部队,后在陈渠珍部任书记、司书等职。一日游保靖石楼洞与友人论志说:“世界上的事无论怎样都应当老老实实地去学”。
  民国12年(1923),从文闯北京,住酉西会馆。民国13年12月22日在《晨报》副刊第一次发表《-封未曾付邮的信》,此时,从文在北京大学旁听,博览群书。次年,到北京香山慈幼院图书馆任管理员,后入北京大学图书馆学习目录学等业务。民国15年,出作品集《鸭子》。民国18年始,先后在中国公学、武汉大学、青岛大学任讲师。民国22年起在北平编辑中小学国文教科书,民国28~35年任西南联合大学副教授、教授。民国35~38年,任北京大学教授。此间,从事业余写作,民国22~24年、民国35~37年编辑《大公报》、《益世报》等文艺副刊。从文写作精神顽强,终日埋头书案,常说“时间可以战胜一切”。他的近500万字的文学作品在国内外产生重大影响,代表作有《边城》、《从文自传》等。其作品虽然也写都市生活、城市各阶层人,但主要写家乡水边人的哀乐故事,被誉为乡土作家。
  北平解放前后,他摒弃各方面的裹胁与劝告,毅然留在国内。早在西南联大任教之时,从文就收集西南手工业品,研究祖国历史文物。1949年8月,沈从文由北大转到北京历史博物馆任设计员,后任副研究员。他认为文物学“是实实在在的学问”,甘愿做“人弃我取”的工作。他搞文物编目和鉴定时,书写文物陈列品卡片,字迹秀丽。他还经常任讲解员接待观众,讲解不辍,无暇用餐,枵腹从公,观众为之感动。从文在山东任教时与江青有师生之谊,后江青显赫,从文薄其为人,不与往来,为士林称赞。1978年,沈从文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历史学家傅振伦与之共事30余年,言沈自奉俭约,淡于利名,忠于文物事业,以诚待人,为国家培养了一批文物工作者与专家。并赞他研究文物,涉猎广博,文献实物,多有新义启迪后学。从文主编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不单凭古代文献、杂文、实物资料为信,而以墓葬出土的陶、土、木、石、铜诸人形俑和图像、壁画,结合文献综合研究。其文物论著约100万字,其中1981年由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填补了中国物质文化史上的一项空白,被文物界称为“不朽之作”。
  1981年,从文应一些大学之邀赴美国讲学,他眷恋祖国,心系事业,急不可待地回来了。1982年回乡省亲,返京后把积蓄的1万元稿费邮赠母校。该校拟建“从文藏书楼”,他知道后谦逊地删去“从文”二字。1988年5月10日,文星陨落。他无遗嘱,家人按其生平好恶不开追悼会。
  沈从文是国际笔会北京分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美术家协会、历史学会会员,是中国著名的作家、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他从第二届起任全国政协委员,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



熊希龄,号秉三,凤凰县镇竿镇(今沱江镇)人。清同治九年(1870)生。幼时勤奋好学,五岁时读一本《三字经》,只三四天即能背诵。光绪十四年(1888),希龄进沅水校经堂读书。一次,老师以“栽数盆花,探春秋消息”为上联,令诸生答对,希龄稍一思索,即对以“凿一池水,窥天地盈虚。”由于学业成绩优异,深受沅州知府朱其懿器重,并保送至长沙湘水校经学堂肄读。光绪十七年应乡试,中举人,次年中贡士。光绪二十年,中进士,授庶吉士。中日甲午战争后,清朝廷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熊希龄多次上书反对,因此触怒慈禧太后,被革职回到湖南。光绪二十三年,在长沙任时务学堂总理,提倡科学,注重时务。同时与谭嗣同、梁起超、唐才常等组织南学会,创办《湘报》,积极开展变法维新运动,因此受到顽固派的攻击。光绪二十四年,戊戌政变失败,清廷搜捕维新党人,时务学堂及《湘报》被迫停办,熊希龄亦受到“革职永不叙用,交地方官严加管束”的惩处。从此便匿迹衡阳、沅州(芷江),闭门读书。其时适逢唐才常在汉口发动自立会起义失败,凡湘西参加起义的人走避到沅州的,熊希龄都秘密给予资助。后党禁日渐松弛,管柬解除,希龄赴日本考察教育。光绪二十九年,他应常德知府朱其懿之聘,主办常德师范讲习所、常德西路师范和常德中学。光绪三十一年,随端方等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任参赞。次年回国,仍返湖南办学,并在醴陵办瓷业学堂。宣统元年(1909),任东三省财政监理官,次年任奉天盐运使。辛亥革命后,拥戴共和,先后参加统一党、共和党,为进步党的负责人之一,曾致电袁世凯,促其转变政治态度。袁世凯任大总统后,熊希龄历任财政总长、热河都统。民国
2年(1913),任国务总理。民国3年2月,熊希龄辞职,3月,又被袁世凯委为参政院参政全国石油矿督办。
  民国6年(1917)夏秋,京津一带水灾严重,熊希龄负责督办水灾河工善后事宜,并主持募捐,救济灾民,倡议在北京设立慈幼局。民国7年,香山静宜园改为慈幼院,收养、教育受灾的流浪贫苦儿童。熊希龄掌管一切院务,长达20年之久。他还从事各种社会公益事业,担任中华教育改进社董事长及民办红十字会中华总会会长等职。
  民国26年(1937),抗日战争爆发后,熊由北平到上海,负责战地救护工作。上海沦陷后,欲取道香港返内地,12月5日病世于香港。


罗荣光,字耀庭,乾州厅(今吉首市)鸦溪人,清道光十三年(1833)生。咸丰初年由武童投曾国藩军中。同治元年(1862)随李鸿章,与太平军作战后,升把总、守备、参将。光绪二年(1876),被派驻天津,任大沽协副将,光绪十四年升天津镇总兵,光绪二十六年升新疆喀什葛尔提督,因遇战事,自请留守大沽。光绪二十六年五月,八国联军从水路逼近大沽,妄图占领津、京。罗在将佐会上慷慨陈词:“人在大沽在,地失血祭天!”一面飞报天津直隶总督,请求速发援兵;一面与北洋水师密约,待战争爆发,请由海神庙河湾处夹击敌舰。
   大沽海口水深河曲,水雷密布,两岸炮台严阵以待,八国联军不敢贸然进犯。光绪二十六年六月十六日上午,八国联军派人谒见直隶总瞽,假说:“只驶入海口四五艘舰船,并无他意”。总督裕禄竟答应洋人要求,命令开放海口水道。’罗得知大惊,立即赶到天津,要求裕禄收回成命。这时,以沙俄主力舰“机略号”为首的五艘敌舰已驶入海口,乘势包围停泊在于家堡附近河湾处的北洋水师。水帅统领下令舰船撤退。罗闻讯愤怒已极,迅速回大沽,命令炮台封锁海口。是日下午五时,联军特使、俄国水师参赞和充当翻译的英国通事到罗营中,要求让出两岸炮台营盘和通往天津、北京的道路。罗荣光严辞回答:“大沽口是大清水域,布雷设防是天经地义,要我让出炮台,那是梦想!”他们见罗态度强硬,便出示各国水师统领的联合“通牒”,“限令炮台守军在十七日凌晨两点之前,无条件交出南北两岸炮台,不然,将用武力夺取”。罗听后满腔怒火,夺过“通牒”,撕成两半,甩于地,将两人赶出议事厅。
    夜11点,敌舰突然用炮火轰击南北各炮台,敌海军陆战队分三路进攻。罗在主炮台指挥清军还击,激战六小时,清军伤亡惨重,炮台失守。罗长叹:“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北炮台失守,南炮台又陷重围,都是我荣光的罪过!”于是拔刀杀眷属,言“毋令辱外人手”,遂出赴难,一仆随之。他日,得其尸于炮台下,仆尸亦在。殁三日,天津陷落。其遗体运回乾州,葬于鸦溪。



陈渠珍,号玉鍪,祖籍麻阳,后迁入凤凰。清光绪九年(1882)生。16岁入沅水校经学堂读书。光绪三十二年,毕业于湖南武备学堂,在新军第四十九标任队官,曾加入同盟会。次年秋,赴湖北投奔左赵尔巽,被转荐到成都川边大臣赵尔丰处,任新军六十五标队官,隶属协统钟颖部。宣统元年(1909)7月,钟率部进军西藏,任援藏军一标三营督队官,参加工布、波密等战役,被调任为管带。1911年10月,武昌起义消息传到西藏,进藏川军中的哥老会组织积极响应,并杀死另一协统罗长琦,陈渠珍出于个人安全考虑,于年底策动150名湘籍士兵,取道绛通草原东归。民国元年(1912)6月,到达长安。
  民国2年(1913),陈回凤凰任湘西镇守使署中校参谋。民国7年,陈任湘西镇守使田应诏组织的护法军第一路军参谋长兼第一梯团长,旋代理第一路军司令。民国10年,兼湘西巡防军统领,移驻保靖。
  民国14年(1925),川军军长汤子谟率部进攻陈渠珍。陈从保靖退驻乾州。次年,任湘西屯边使。民国16年,陈任第十九独立师师长,驻凤凰。民国18年7月,贺龙领导的红四军在桑植县建立革命根据地,陈派永顺保安团长向子云率部进犯,被红军击溃,向子云被淹死。陈渠珍奉命又派周燮卿等部20000多人进攻红军,红军被迫撤离桑植。民国21年,贺龙率红军二进桑植时,何键令陈渠珍阻击。次年初,红军分三路向永顺推进,与陈部周燮卿旅在桃子溪发生激      战,双方损失惨重。民国23年11月17日,贺龙领导的红二、六军团进占永顺,何键令陈堵击。陈部龚仁杰、周燮卿两个旅在追击红军途中受到红军的猛烈袭击,死伤3000多人。民国24年春,陈渠珍被逼接受改编,其部队改由顾家齐、包轸率领开出湘西。陈渠珍以“湖南省政府委员”的空衔移住长沙。民国27年3月,陈渠珍任沅陵任沅陵行署主任。搜集人枪20000多,编成10个团。
  1949年3月2日,沅陵发生兵变。陈渠珍趁机组成凤凰县防剿委员会,重新掌握军政大权。陈为了控制湘西局势,搜集全县警察队、自卫队共2000多人枪,编为4个纵队,开赴沅陵,因战斗不利撤回。6月,陈先后接受宋希濂和省主席程潜委任的“湘鄂边区绥靖副司令”及沅陵行署主任的职务,并移署乾城。8月,湖南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部队向大西南挺进。陈渠珍由乾城退至凤凰黄丝桥。中共湖南省委、湘西区党委及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多次派员到凤凰策动陈渠珍和平起义。陈权衡得失后,同意和平起义。1950年,陈渠珍被特邀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扩大会议,继而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委员。1952年2月,病逝于长沙。


 李烛尘,原名华搢,永顺县毛坝乡人,生于清光绪八年(1882)。幼时读私塾10余年,19岁考取秀才。光绪二十九年,考入常德西路师范学堂。在校期间与同学林伯渠为挚友,接受新思想影响。宣统元年(1909),在西路师范毕业后即离湘外游,先后到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目睹列强侵凌中华,清廷腐败,李忧心如焚,写下:“夷夏藩篱洞门开,美欧侵略亘朝昏。神州无限伤心事,总觉重洋是祸根。”的诗句以抒发忧思。民国2年(1913),李赴日本留学入预科,次年,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攻读电气化学。民国7年毕业回国,住北京“湖南永靖会馆”侯职。闲时将回国途中考察盐碱工业情况撰写成文章,投《盐政杂志》,受到主编景韬白的赞赏,随即邀见,并推荐给范旭东。同年入天津塘沽久大精盐公司任技师。民国8年,任久大盐厂老厂厂长。李采取招集民股方式扩大资金,增加生产。工厂迅速发展,职工由100多人增至1000多人,又在青岛增办一座精盐厂,并在全国各大商埠设久大精盐公司经理处,范旭东任总经理。(1936年久大精盐公司南迁后改为久大盐业公司,李任经理。1945年范旭东逝世后李为总经理)民国9年,永利制碱公司成立,次年,李调永利碱厂,任经营管理部长,后任厂长。同年,李到内蒙古伊克昭盟等地考察天然碱,与范旭东商议设立化学工业研究机构。民国11年8月在塘沽创办“黄海化坐工业研究社”。至此,久大、永利、黄海三位一体,合称“永久黄团体”,以盐制碱终获成功。民国14年,永利日产纯碱200吨。次年,该厂“红三角”牌纯碱参加美国费城的“万国博览会”获金质奖,行销日本和东南亚各国。“七·七”事变后,李烛尘等断然拒绝与日本合作,决定团体内迁,李为内迁总负责人,指挥塘沽、青岛、新浦、南京、上海各地几千员工、几万吨机械物资拆迁转运。民国27年3月,全部迁至四川。李组织高级技术人员,研究出“枝条架晒卤法”,并创设“塔炉”使煤柴效用由原来不足30%提高到70%以上。这一方法的推广,大大提高了井盐的产量,使抗日战争大后方在断绝海盐供应之后,保证了军需民用及化工用盐。民国31年2月,李赴甘肃、青海、新疆等地探察盐碱资源,掌握了丰富资料,撰写调查文章发表于《海王》旬刊。
  回渝后,李积极参加社会政治活动,吸收进步思想。次年,李任迁川工厂联合会和中国工业协进会常务理事、重庆分会理事长、中国经济事业促进会外事负责人。周恩来曾派人与之经常联系。抗日战争胜利后,李担任“全国工业界对敌要求赔偿委员会”常务委员、“工业复员协进委员会”负责人。1945年8月,毛泽东亲临重庆与蒋介石举行和平谈判,李在重庆《大公报》上发表欢迎文章。9月17日,毛泽东在重庆桂园举行茶话会招待产业界人士,称赞李办化学工业对
国家的贡献。李倍受鼓舞,此间参加“民主建国会”的发起活动,当选为常务理事。1946年天津光复后,李任天津工业协会理事长,组织经济调查,主办《工业杂志》。1949年6月,接受毛泽东邀请,作为产业界代表,在北京参加新政协筹备会。9月,在新政治协商会议上,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10月1日,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李主要从事社会活动。50年代初,任中华全国工商联合筹备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委员、全国政协常委、天津工商联主委、民建中央副主委、华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国家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中苏友好协会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中国贸易促进会副主席等职。1956年后,李先后出任国家食品工业部部长、轻工部部长和全国工商联副主委、民建中央代主委、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1968年10月7日,李烛尘病逝于北京。



  吴八月,又名吴世宁,生于清雍正六年(1728),祖籍凤凰厅(今凤凰县)大杉木寨,祖父迁居乾州厅坪垄寨(今吉首市社塘坡乡坪云村)。吴少时上过学,青年时好武术,被附近半冲寨苗巫师石老喜的独生女石娘柳相中入赘后,随岳父习文练武、学巫术,取法名吴法领。他继承岳父家产,得年产400多担谷的田土,后任苗寨百户长。
  清康熙年间,朝廷在楚、黔苗区设厅、州、县,建立协、营、塘、汛等军事据点,大量圈占苗民土地。乾隆年间,朝廷加重苗民赋税、劳役,“客民”中的不法地主、富商大肆兼并苗民土地,苗民生活困苦,已到“收获甫毕,盎无余粒”的地步。乾隆五十九年(1794)腊月,永绥厅(今花垣县)黄瓜寨石三保在与贵州松桃厅(今松桃县)大寨寅石柳邓等商议反清后,派人联络表兄吴八月,要求共同造反。次年正月初四,吴八月到黄瓜寨与石三保共商兵事,当即写传帖分送。议定二月七日在乾、风、永、松四厅同时起义,提出“逐客民,复故地”,“打到黄河去,不到黄河心不甘”的口号。后因起义计划失密,石柳邓于正月十六日提前起事,石三保于十八日响应。吴八月串联坪垄附近关保溪、龙爪溪、两岔溪、玟木营、天星寨等16寨苗民于二十一日起义。二十二日,厅游击陈纶与外委王风翔领兵200人至强虎哨镇压,王被杀,陈大败而逃。当天,吴八月率义军围攻乾州厅城。二十三日中午,义军“编木作梯,三人一联,赴城直上”,攻破厅城。厅同知宋如椿自刎,巡检江瑶抱署印逃跑,被义军擒获处死。破城后,吴八月指挥义军焚烧官舍,杀死厅署官员和贡、监生员30余人,处决民愤大的苗族地主吴廷梅、吴学仁,提出“穷苦兄弟跟我走,大户官吏我不要”的口号。挥师围攻泸溪县城不克,二月一日攻克重镇浦市,后分兵攻打桐山(今辰溪县属地)、麻阳和镇狭(今凤凰县地)。苗民起义遍及湘、黔、川边区10余厅、县。清廷大震,二月下旬,急调云贵、湖广、四川总督领兵18万,由云贵总督福康安统率,分几路进剿。四月中旬,湖广总督福宁带6000清兵从泸溪进攻乾州,行至泸溪县狗爬岩,遭吴八月义军伏击,全部被歼,福宁匿于辎重而逃。吴八月年逾花甲,运筹果断,谋略过人,深受苗民拥戴。八月,各路义军首领公推他为“吴王”。吴八月封石柳邓为开国将军、石三保为护国将军、吴天半为翻天将军、石乜妹为超男将军,自称“吴三桂后(世)”。
  十一月三日,吴八月欣然应约往卧盘寨商议战事,被暗中降清的吴陇登绑献清营。他在清营几经劝降不从,屡遭酷刑。嘉庆元年(1796)三月二十五日,吴八月被脔割(切成肉块)示众,壮烈牺牲。


杨岳斌,原名载福,清道光二年(1822)生,冲角营(今吉首市寨阳乡)人。道光二十六年,由行武考补湘阴汛外委。因擒农民起义头领李源发及征剿太平军等,道光二十九年赏戴篮翎,不久升宜章营千总。咸丰三年(1853),任曾国藩水师右营官,连年升官至提督。同治元年(1862),任陕甘总督,赏一等轻车都慰世职,加太子少保衔。同治五年,因部属兵变等被先后降职革职留任,次年,以病辞任归籍。
  光绪十年(1884)十月,法国军队在台湾登陆,清廷诏杨岳斌协助闽浙总督左宗棠办理军务,赴台抗敌。十二月,杨在乾州及辰、沅等地募兵十二营、6000人赴福建。光绪十一年正月,杨与左议定,驻师于泉州,一面密遣亲兵100余人乘轮船停泊海口待命,一面假电朝廷准予缓师渡海,让法军窃悉,使其麻痹。所部则由秀涂口夜渡台湾海峡,一举成功。杨抵台后,就地募勇10000余人,连日操练,协同巡抚刘铭传部在基隆与法军激战。法军久战不利,遂议和赔款,五月,撤离台湾。九月,杨奉诏班师,回乾州养亲。
  杨在家乡捐建杨氏义仓、办义学、置义地,刊刻《陆公集》,捐修文廊、书院,筹添乾、凤、永(馁)、保考棚,在镇溪通河桥下方修义渡一处。逢歉年出资平粜,赈济饥民。光绪十六年(1890)病卒,遗体运长沙,次年3月葬河西乡(今望城县五里墩莲花塘),乾州冲角营有其衣冠塚。清廷追赐太子太保衔,谥勇懿,照总督例赐恤。




 杨占鳌又名杨焕煜,小名杨二同,古丈县古阳镇人。清道光十二年(1832)生。22岁时参加曾国藩湘军水师,入杨岳斌部。因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深得清廷赏识,被不断提升。咸丰八年(1858),太平军内部分裂,力量严重削弱,军事上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杨占鳌于5月至9月率部围攻安庆,攻打太平军陈玉成和李秀成部,太平军战败,杨占鳌官授甘肃提督。
 同治六年(1867)4月17日,杨占鳌亲率所部往肃州,招抚回民起义军。至9月底,起义军被包围,恳求投诚招抚,杨同意会商于乌鲁木齐。11月9日,杨占鳌亲入肃州城同回民义军言和归好。清王朝对杨占鳌“保全凉州,接济省垣,收复肃州”十分满意,赏穿黄马褂,赐官正一品。其曾祖父、祖父、父亲、和杨的夫人谢氏、黄氏,也以一品官和一品夫人赐封。
 同治十三年(1874),杨占鳌因伤病交发,以奉养亲老为由,辞官卸任回乡。慈禧太后赐银1万两,要他回乡架桥修路。他回乡后广置田产,成为古丈首富,为了应付朝廷,他在三道河草修铁索桥1座,取名“三道河桥”。
 宣统元年(1909),杨占鳌病故。



 袁吉六,号仲谦,又名士策,生于清同治七年(1868)。清初,举家由新化县迁至保靖县葫芦寨定居。其父考取秀才。袁吉六自幼由父亲教读,天资聪敏,博览强记,学而不厌。时有某道台巡视葫芦寨屯务,出上联:“小学生蓝衫扫地”令对以试其才。吉六随口对答:“老大人红顶冲天”。道台听后赞好,乃赠书一部,并对随从说:“莫道苗乡人愚昧,平生少见此奇才”。尔后,袁吉六得到葫芦寨罗芳城和大岩寨石明山等人的资助,免费入馆受教。参加县、府两考,以名列前茅入泮。29岁应乡试,中丁酉科(1897)举人。因病未能人京会试,在家乡设馆教学。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代理四川布政使黄海楼被罢官回乡,常设宴请客,笼络人心,袁吉六也在罗致之列,但袁总是托词谢绝,不屑与之为伍。袁平易近人,关怀民众疾苦,与葫芦乡瓦厂村轿夫石迁哥、石本哥结为莫逆之交,石家生活困难,袁吉六常常解囊相助。民国元年(1912),袁吉六携眷迁回新化县苍溪山。民国2年,在湖南第四师范学校任国文教员。次年,第四师范并入第一师范,袁与杨昌济、徐特立、王季范等同在该校执教。袁为毛泽东在一师读书时的国文教员。民国4年,一师发生反对校长张干的学潮,张干决定开除领头学生毛泽东等17人。袁与杨、徐等在张干面前据理力争,张干不得不被迫收回成命。当时,康(有为)、梁(启超)文体风靡一时,学生作文,争相仿效。袁对毛泽东说:“作文之道,当先务本,完全摹仿康梁,实非所宜。”又说:“文到妙来无过熟,要多读、多写、多问、多想。”毛泽东接受教诲,深得袁师赞赏。1936年,毛泽东在延安同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谈及自己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的经历时说:“学校里有一个国文教员,学生给他取个袁大胡子的绰号,他嘲笑我的文章,说是新闻记者的手笔。他看不起我视为楷模的梁启超,认为半通不通。我只得改变文风,钻研韩愈的文章,学会了古文体。所以多亏袁大胡子,今天我在必要时仍然能够写出一篇过得去的文言文。”
  民国5年(1916),谭延闽任湖南省省长,因与袁是同榜举人,请袁出任省府机要秘书,袁一心教书,未接受邀请。袁先后任教于高等师范学堂(今湖南师范大学)、省第一师范、省立一中、明德中学、长郡中学。民国16年,与胡元琰一起参加前湖南大学的筹建工作,并任该校专职教师,直至民国19年退休。教学之余,撰有《文字流源》、《文学史》、《书法必览》、《分类文法要略》、《国文讲义》等。退休回乡后专心著作《说文初义章》,终因积劳成疾,未竟而故,今存部分遗稿。
  民国21年(1932)农历四月二日,袁吉六去世,葬于隆回县高坪区孟公乡白莲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湖南省人民政府为其重修坟墓。1952年,毛泽东亲笔题写墓碑:“袁吉六先生之墓”。
  袁吉六一生教育的学生很多,著名人物除毛泽东外,还有陈天华、罗学瓒、周世钊、周谷城等。1965年,毛泽东在中南海宴请郭沫若、章士钊、王季范、周世钊等故旧,席间追忆袁师,章士钊说:“此老通古今文史。”郭沫若赞:“斯人教天下英才”。毛泽东感慨:“英才过誉,但教天下则符合袁老身份。”1980年,袁吉六的儿子袁愈桢将章和郭的话各取后面五字做对联:“通古今文史,教天下英才”,刻上石碑立于袁吉六墓前两侧,永志纪念。今保靖竹子坪有其衣冠壕。



郑国鸿(1777~1841),宇雪堂,回族。父朝柱,官至贵州上江协副将。国鸿少时聪颖好学,就读于名师严如煜,探求经世之学。乾隆六十年(1795),伯父郑庭松(镇竿镇千总)因镇压苗民起义身亡,即以国鸿为嗣,承袭云骑尉世职。嘉庆八年(1803),郑国鸿从凤凰厅同知傅鼐围剿永绥厅(今花垣县)苗民龙六生起义军,被授为永绥屯守备,后累迁湖北黄州协部司、湖北提标中军参将及广西平乐、湖北竹山、浙江渺州,湖南宝庆(今邵阳)四协副将。道光二十年(1840)研浙江处州镇总兵。
  鸦片战争中,英军侵占我国的定海,本应在《穿鼻草约》签订后归还,英军却违约不撤。道光二十一年(1841)2月,郑国鸿奉命与安徽寿春总兵王锡朋一起协助定海总兵葛云飞前往接收定海,并“宣恩释俘”,英军方被迫退出。郑,王、葛三总兵料定侵略者会卷土重来,根据定海东西北三面环山、南面地势平坦的地形,商定修建东西两山炮台和被战争破坏的城墙,并在城南半塘一线,横筑一道长5里的坚实土城,以利守御。三总兵则分守要隘,郑国鸿独挡城西南竹山门,守卫入港要道。
  正如所料,1841年9月,英国公使璞鼎查率领兵舰29艘、侵略军20000余人,再犯定海。当时定海守军不过5000人,敌我力量悬殊,三总兵联名要求增援无望,决心协力负重,同心抗敌,与定海共存亡。
  9月26日,璞鼎查亲率两艘战船,趁海潮闯入竹山门港湾窥探形势。国鸿发现后,即令守兵猛烈炮击,敌首船大桅被击断,英军仓惶逃窜。27、28两日,英军转攻新筑土城及晓峰岭,亦被击退。29日拂晓,英军二部乘舢板从城西南登陆,潜入五奎山扎立营盘,国鸿又用炮火将敌全部赶下海。30日上午,英军从城西、城南同时发起猛攻,激战至下午六时,一部分英军从城西南海岸登陆,国鸿带队全力狙击,击退敌军;由于连日激战,伤亡重大,形势万分危急,部属劝其退保晓峰岭,与葛军合力抵抗。国鸿不从,说:“竹山不守,晓峰焉能自存,武臣效命疆场,份也!”,始终不肯后退半步。敌军连续五天进攻,发射上千发炮弹,仍未攻下定海,便不断调集增援部队,仅兵舰就增加到40多艘,于10月1日发动全面进攻。英军分三路同时攻土城、竹山门和晓峰岭,三总兵率领守军殊死抵抗,重挫敌军。但由于汉奸带路,英军从间道偷袭,守护晓峰岭的寿春士兵多战死,总兵王锡朋重伤殉国,晓峰岭首先失守,接着定海县城失陷。敌军又集中兵力,水陆并进,压向竹山门。65岁的郑国鸿,不顾连日征战的疲惫,仍然带领士兵沉着应战。终因兵微将寡,弹尽援绝,敌军步步进逼,自己身负重伤,战败已成定局。郑国鸿乃将印信交给军校,单枪匹马冲入敌阵,挥刀连斩数敌,自己壮烈殉国。随征将士也全部壮烈牺牲。
  清廷为表彰郑国鸿奋勇杀敌,效命疆场,照提督例恤,与葛云飞、王锡朋并入祀昭忠祠。
  郑国鸿通晓《诗》、《易》,他的著作有《诗经疏义》、《葩经招旨》、《昌学崇源》等。